晚茶

zZ:

线稿是之前画的!但如有撞梗,都是我的锅!!


cp洁癖请看清楚标题(都写清楚了


画功有限,都是儿童画(我画的老爷好丑

Murphy:

标题:无

作者:ぎんまる(点击可访问作者的P站)

分类:授权翻译(点击可见授权图)

配对:Dick X Bruce

级别:PG13


请勿将汉化版转载或发布至其他任何地方


_(:з」∠)_好累

猴子的小黑屋:

没有人产我就自己开发这片tag了
迟早是朕的一片江山

zZ:

[授权翻译]@BUSY)69😎
CP:P1-P6闪蝙,P7-P9鸟蝙
大大推特直通车:http://twitter.com/jest_69

第九张是Jaybru,关于翻译的内容我请教过另一个韩国大大,大大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比较文艺的表达方式……😂

zZ:

[授权翻译]推特@쿠운😎
CP:P1-P4Damibru为主、P5Jaybru、P6Dickbru
大大推特直通车:http://twitter.com/paint_capsule

这个大大真的是天使!!!我爱她一辈子!!!
P7的希斯莱杰真的画得太棒了所以……

zZ:

[授权翻译]推特@ぎんまる
CP:P1Batfamily、P2-P3Jaybru、P4P5Dick+Jaybru
大大推特直通车:http://twitter.com/astraea_f

大大笔下的桶真是巨可爱!(赞美伟大的大大
(Murphy大大的lof还有这个大大的其他作品!☺️


我真是个日文渣,原本那张摸头请大家参考Murphy大大翻译的版本!(羞愧地低下了头😞

雨雾之下:

emmm...周围没有纸和笔,所以没画,就来做些图吧,老爷生快!脑洞。。。
注意:老爷的系统可以猜测对方的想法
人物有ooc大概
当然有很多人给老爷庆祝生日拉,只做了一部分
可能会有一些bug

偷偷懒的图片资料库:

~皮这一下很开心~


群里聊到这,于是随手改了图。
啥也不说了,真的只给老爷添了点衣物。
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



我在用生命搞事情,
用脑袋收集蝙蝠镖。

【齐蹇】《梧桐相待老》(二)

  
(二)
  

齐之侃
  
  
  砍柴、铸剑、打猎、做饭……普通人的生活该是什么样的。要么考个功名,要么学个手艺养活自己。然后娶个媳妇,生个孩子。这样周而复始,一辈子也就过完了。
  
  我想我的生活也该是这样的,山上的生活如此静谧,静到让人忘了时间。每次下山的时候,村子里的小姑娘们总爱借机找我说说话。我和我爹一样有些冷,那些小姑娘也就识趣儿的走开了。但还是有些讨人厌的,被我几句话给怼哭了
  
  ……
  
  还是一个人清净,我还是回山上不下来好了……
  
  清心寡欲也好,粗茶淡饭也罢,我倒也乐得这样逍遥自在的日子。虽说一个人过了这么久,但要说孤单还是有的。山上的飞鸟总是成群结队的觅食,林间处处有并蒂的花。但我却不想刻意去改变什么,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去生活,也挺好的。
  
  小溪里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小金鱼,觉得样子好看,就找只白瓷缸养了起来。我时常趴在瓷缸边看它游来游去来打发时光。瓷缸很大也很空,看它孤零零的样子也太可怜了,我又去集市上买了只与它相似的小鱼儿
  
  我小心翼翼的从罐子里把新买的鱼儿掏出来。刚一露缝,它就从我手中溜走了。
  
  扑通一声,跳进瓷缸里
  
  “你看你的伴儿来了……”
  
  它好像很喜欢新环境,水中它们俩儿游的特别欢。两条巨大的凤尾相互交叠,在白色瓷面的映衬下,甚是好看
  
  “我的伴儿还没有呢……”
  
  
  在这山上偶然也会遇到别的猎户、樵夫,只要能帮上忙的,我一定会搭把手。那日我在山上打完柴,下山却遇到了个不一样的人
  
  我老远就看见一个白衣人孤零零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走进一看,是个眉清目秀的公子,看打扮不是出自寻常人家,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,救人要紧。
  
  我把他背回了家,放到床上检查了下伤势。他受了些内伤,所幸伤的不重。就是腿骨折了,估计要养上一段时间才能下地了……
  
  这么多年来,我的床上第一次躺了别人。在他昏迷的时候,我好奇的趴在床边,细细瞧了瞧他的容貌。
  
  当真是面如冠玉,皮肤如凝脂一般无暇。五官端庄柔和,比我见过的许多女子都要出尘。本是面如芙蓉般的秀丽,然而那一对剑眉入鬓,将整个人都衬得英气逼人。睫毛长长的,我想用手指碰碰,又怕弄醒他……
  
  到晚上的时候他醒了,挣扎着想起身
  
  “你是谁?这……是哪里……”
  
  他的身子骨虚弱的厉害,我扶他坐起,递给了他一杯水。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,慢慢才回过神。
  
  “我姓齐,叫齐之侃……”
  
  我笑着介绍自己,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那一双眼睛水光莹莹,柔和的要滴出水。他低下头,眼中的湖水随即结成了冰块,眼神瞬间变得锐利……
  
  我嘴上说着眼睛却忍不住盯着他瞧,虽是第一次见面,但我对这个陌生人却很有好感……
  
  

  
蹇宾
  
  
  “唔……”
  
  还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,然而一阵开眼,浑身都疼。
  
  “你是谁……”
  
 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。在没分清敌我的陌生环境里,我一刻都不敢怠慢。
  
  “……这是哪里?唔……”
  
  身体不争气的往后倒,有人扶住了我。很清新的气息,就像雨后林间的灌木丛……
  
  “我姓齐……叫齐之侃……”
  
  头晕沉沉的,我极力消化着他的信息
  
  齐之侃……
  
  没听说过的陌生名字,我抬头看了他一眼。清新俊逸的少年,带着爽朗的笑容。身材精壮,是练武之人。仔细排查了下各个党羽势力中,并没有这号人物。真的是山中的樵夫吗……我十分怀疑,可现在有伤在身,那些追兵还不知道走了没有,只能姑且先仪仗他好了……
  
  
  “在下赶路时不慎从山坡跌落,多谢齐先生出手相救。劳烦先生送我去最近的医馆,在下日后必有重谢”
  
  “这山上这么偏僻,你腿这样怎么下山?”
  
  “可是……”
  
  “好啦好啦,相信我吧”
  
  他蹲下身子拆下了我腿上的纱布,我小腿肿肿的。他的动作很轻,我还是疼的叫了出来。
  
  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
  
 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下腿上的伤口,骨折的地方居然变得黑紫,裂开的小口往下渗着黑血。只是骨折的话怎会流黑血?我回想了下昨日遇袭的情景,估计是射中马的毒箭,刚好擦伤了我的腿。所幸伤口很小,毒药还没有蔓延……
  
  “看来是中毒了,你忍耐下”
  
  他没有质疑我为什么中毒。动作麻利的用撩过火的小刀划开伤口。他轻轻捧住我的腿,准备用嘴吸出毒血。想起一支毒箭要了一匹壮马的性命,我吓得赶紧制止他
  
  “齐先生,这可使不得!目前还不清楚这毒的毒性,即使要的也只是我一人的性命……”
  
  “解毒要紧,要是毒性蔓延就来不及了”
  
  “您不至于为了一个陌生人冒这样的风险……”
  
  他抬头看向我,汗珠划过少年青涩的脸庞。他的眼神在烛光下显得熠熠生辉,有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成熟与坚定
  
  “请你相信我吧”
  
  我还想拒绝,腿却挣不开他的力气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口口的吸出黑血,直到血变回红色。他敷上药膏,用夹板夹好。整个过程不拖泥带水,一气合成。
  
  “没想到齐先生看着年轻,医术却这么娴熟……”
  
  “哈,在这荒山上住久了多少都会一些。你饿了吧?我去给你做些吃的”
  
  
  “这是从山上采的草药熬的粥,对你的伤势也有帮助”
  
  看着碗里怪异的颜色,我有些迟疑的拿起勺子。尝了一口粥,味道还行就是有些涩涩的,盘子旁边贴心的放了些甜蜜饯。
  
  “很好吃,多谢……”
  
  他笑着坐在我的对面,身长玉立,一身素衣,好一个翩翩少年
  
  “对了,还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呢”
  
  “嗯……齐先生叫我阿蹇就好……”
  
  “好啊,不过阿蹇,以后别老叫我齐先生,齐先生的了,感觉自己好老啊……”
  
  他皱着眉头笑得很开心,俊朗的眸子一闪一闪的,犹如夏夜的星辰。四条小辫子梳在耳侧,有些小俏皮……这人我越看越喜欢,今日虽落得这般境地,也幸有他做伴
  
  “我的年纪比你大些……以后就叫你小齐如何?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【齐蹇】《梧桐相待老》(一)


(一) 

  
齐之侃
  
  
  我姓齐,叫齐之侃,是山中的铸剑师。从小与爹相依为命,住在这深山中的小院里
  
  在我还是个小毛孩的时候老是缠着我爹,问我娘在哪。我爹是寡言的人,总是板着一张臭脸的在那打剑,久而久之我也就不问了
  
  自我懂事起便跟着爹一起铸剑,铸好的剑由我拿到山下的集市上去卖。我爹甚少铸成品剑,价格却要的极高。我曾想这小小山村集市有几个人能买得起,没想到一拿出来便被抢空了。
  
  来买我爹剑的人老早便在此等候了,有穿着华丽的达官贵人,也有一身侠客装的江湖客……看着他们我仿佛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,这些都是小山村里所没有的
  
  但我却并不喜欢下山,小时候的我不爱找山下的小朋友们玩,我总是一个人在山里玩。因为每次下山总能听到什么老王抛弃了发妻和有钱人家的小姐跑了,老李为了还赌债卖了自己的亲骨肉……
  
  人心甚是险恶,这山里多宁静啊,静到让人忘了岁月流转,斗转星移。我最爱爬到山上的最高点,往下眺望一览无余,仰头一望天高云淡,心旷神怡。只觉江河万里尽收眼底。
  
  我家的小院子里有一个小房子,里面都是我爹的藏书,我还不识字的时候喜欢去里面找带图画的书看。看里面一个个穿盔甲的小人打架,觉得特别好玩。我爹教我认字后,我就在这里读书学习。才知道这些穿盔甲的小人都是兵书。
  
  这一屋子的藏书我看了一遍又一遍,我深知好男儿志在四方。可看的书越多,我的心也越平静。我爹藏书的种类非常丰富,不仅有兵书,还有天文、水利、农业方面的书。我爹也不是很管我,任由我自由发展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熏陶,让我明白了世界之大却是有规律可循。命运无常却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事在人为……
  
  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叫天玑的诸侯国,堂堂一国诸事却要靠祭祀占卜祭天来做决断,真是愚不可及也。
  
  我爹虽是山中铸剑师,但身手却十分了得,我曾看他用剑气砍断了一颗大树。他看我十分羡慕,便说什么时候我也能用剑气砍断一颗大树,到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厉害了。他教我的武艺我日夜研习,我深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我终有一天也能和他一样厉害并且超越他。
  
  可他却没机会看到了,我爹把铸剑的手艺全部传给我后,不久也就撒手人寰了。临死的那天他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吓了我一跳
  
  “此生定要效忠天玑侯……”
  
  天玑侯?我爹还认识天玑侯吗……对于他的前尘往事我虽好奇,但他不愿说我也就不去追问了。还是少年时的我对天玑候入世什么的也有了概念,但我并没有表态。他知我性格,也就没有逼我,转头看向了光秃秃的天花板,仿佛看见了什么,眼神如星辰版璀璨,最后化成了一滴泪,归入了尘埃之中……
  
  他走的那天我练了一夜的剑,我的剑法越来越准,我的步法越来越稳。剑随心动,心随意动。最后一式我用剑气砍断了一颗苍天大树。
  
  随着大树的轰然倒地,我的心潮澎湃。手中的剑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激动,发出了阵阵剑鸣……
  
  我爹四十岁才能做到的事,未及二十岁的我也能做到了……
  
  我超越了他
  
  我终究,还是超越了他。
  
  
  

蹇宾
  
  
  “不好了!薛夫人自尽了!”
  
  今个儿一大早,我还在睡梦中,就听到下人们在那大喊大叫。
  
  死了个贱婢而已,就在这大惊小怪。这些下人们真是越发没有礼数了……身为侯爵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我翻了个身,趁着天还没亮想多睡一会儿。
  
  
  我父王天性风流,生前纳了一堆姬妾。薛夫人生前骄傲跋扈,气死了我母妃。如今父王死了我成了新的侯爷,她便没了靠山,落得今天的下场是她罪有应得。
  
  
  我睡眠很浅,一吵醒便再也睡不着了。起身便感觉头晕的厉害,还是叫下人来梳洗,开始忙碌的一天。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十八岁的少年,长身如玉,意气风发。薛太妃的死让我心情大好,可我的脸色还是没休息好有些苍白。
  
  
  我八岁便死了母妃,薛夫人和那些姬妾们便更加肆无忌惮的为难我了。有一次她们设计把我推下了水,寒冬腊月,刺骨的湖水让年幼的我大病之后便落下了病根……
  
  她巴不得我赶紧死掉,让父王立她的孩子为世子。我父王虽昏庸好在对母妃还有点愧疚,一面哄着薛夫人一面极力保我。
  
  薛夫人虽狠毒,但她的亲妹妹黎夫人却是个很好的人。她与姐姐一同进的王府,我母妃死后,黎夫人是这王府里唯一真心待我的人。至于我父王,他终日都在和姬妾们玩乐,哪有心思管我……
  
  父王一心都在薛夫人那里,黎夫人便不太受宠。她便时常来我这里,给我带很多好玩的。还时常陪我聊天,关心我。我母妃自失宠后便终日以泪洗面,不再管我了。在她的身上我体会到了久违的母爱,我把她当做母亲
  
  虽然时常要防备着她们的算计,但好在有黎夫人的安慰,我每次一受委屈便安心的趴在黎夫人怀里哭。就这样平安的过了几年。
  
  后来父王看我与黎夫人亲近,便准备把我过继给她。我只记得那天的雨很大,连着下了好几天。父王却突然宣布要处死黎夫人,因为她杀了薛夫人的孩子……
  
  我疯了一样的去找父王,我不信善良的黎夫人会干这种事。一进门就冲他质问,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父王了,泪眼婆娑中,只看见他老了很多
  
  他没有责怪我的不敬,只是搂着舞娘喝酒
  
  “为什么?不如你自己去问问她呗……”
  
  
  
  
  “为什么……因为你是世子啊……”
  
  地牢里的她笑了,笑得眼睛通红,温柔美丽的五官笑得狰狞。
  
  “为什么?因为只要世子你过继给我,我就是天玑侯王妃了啊……”
  
  地牢很冷,可我的心更冷。我看着她,看着曾经我当做母亲的人变成一个陌生人
  
  “姐姐已经霸占了天玑侯那么多宠爱,可她还不满足!而我……而我却连个孩子都没有……”
  
  她已经彻底疯了,兴奋的抓住我的手
  
  “……只要她的孩子死了,你就没有威胁了啊……我就是王妃了啊!”
  
  我已经没有眼泪了,狠狠的甩开她的手,离开了地牢,身后还是她疯狂的笑声
  
  “哈哈哈……凭什么!凭什么他只爱姐姐……我哪里不好……哪里不好?凭什么所有的好处都是姐姐的!哈哈哈哈……”
  
  
  她的笑声在我的童年中挥之不去。自此我再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,王府很大,恢宏气派。却也很冷,人情冷漠,自私自利。夫妻反目,姐妹相残……这世上可还有一丝真情可言?
  
  悲伤的童年不能是打败我的理由,自小我恨透了母妃的软弱无能,父王的无所作为。我只想赶快长大,继承父王的王位。将权力握在自己的手中,这样我便有能力保护自己了,开创属于我的时代
  
  
  往事历历在目,王府的墙上还挂着祭奠父王的白花,不过很快我会让下人们把这些都收起来。这王府被父王和他的那堆姬妾们搅的乌烟瘴气,而我是这里的新主人,自此前尘往事一笔勾销,我终于可以做我的事情了
  
  如今的我十八岁,继承侯爵之位不久的年轻天玑侯。
  
  一身戎装,跨上战马。城门外,老祭司笑得一脸油腻
  
  “君上真有当年先王之风啊……”
  
  他的这句话勾起了我的些许回忆,虽然父王最后烂成了一摊泥,可年轻时也是个有作为有抱负的男人。母妃刚进府时,他待母妃也是相敬如宾。可后来不知怎的他就变了,变得花天酒地,不理国事……
  
  是什么原因我不想管了,为一点苦难就一蹶不振的人,是不能成为合格君主的。如今因为父王当年长期不理国事,使我的政权不稳。我现在压力非常大。国内有多方势力暗中涌动,国外各诸侯国虎视眈眈。自我上任起已经遭遇了不知多少起暗杀了
  
  然而怕什么便来什么。果不其然,在回城的路上又是一伙儿追兵。副将为了保护我已经死了,我一人骑着马狂奔在林间的小路上。只希望这马跑的再快些,带我离开,回到王城
  
  我的心跳的飞快,胸口疼得厉害,估计是引起了病根。可我不能停下,我不能死在这里,我是天玑的王,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……
  
  马被箭射中,一声悲鸣,我和马一起从山崖上跌下。五脏六腑被震的生疼,我想将嘴里那一股血腥味都吐出来,可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
  
  结束了吗……
  
  听说人死之前,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事物会一件件的在脑海中回放。
  
  然而直到现在我才可悲的发现
  
  我的脑海中,什么都没有。